2009年2月24日 星期二

好像又更亂了~

DSC_4482

搬個家怎麼那麼恐怖!本來以為沒什麼東西了,結果還是走了四、五趟,最後連腳踏車也沒牽回來。我的搬家進度嚴重落後。

這幾天不斷地來回三總前後,好像已經讓我的身體感到有些負擔了。昨天晚上開始,手臂的肌肉開始酸痛,今天上課時肩膀也一直都在酸,而今天走完四、五趟後,小腿也開始酸了。果然,過年那陣子休息的太過,回來後又沒運動,體力果然迅速消退。搬完家之後希望能恢復慢跑,剛開始可能跑不了六公里,起碼也該跑個兩公里吧!

廢話說完了,回到搬家的議題上。我的東西有這麼多嗎?怎麼有越收越多的感覺!前幾天的照片還有一條走道,現在只剩下一個人可以坐著的區塊了(下圖)。天阿~~

DSC_4481

說到這,不得不抱怨這個宿舍的設計,櫃子怎麼會給那麼少?那個衣櫃對我這個男生來說,只是差不多的尺寸而已,對女生來說一定不夠用。至於書櫃,就不需要我再度強調了吧,背兩趟書之後就滿了,現在還有很多書趴在地上找不到櫃子擺!除了書櫃和衣櫃之外,起碼還得給些擺放雜物的櫃子吧!

在我的感覺上,宿舍這邊的擺設太過平面,牆壁上半部的空間都沒有好好運用。這邊以單人套房的空間來看已經不小了,但也沒有大到可以任意浪費空間。可能是我的雜物太多了,我比較希望宿舍能給個大櫃子,最好是能直接頂天立地,反正用不到就空著。可是那種櫃子一定要鎖在牆上,否則地震很可能會倒下來,造成無端的傷害。

反正我也只剩下腳踏車沒進來而已,東西大概就是這麼多了。這幾天得要運用各種收納的堆疊技巧,想辦法讓這些散落一地的傢伙們各自歸位,這樣我才有住的空間。只不過,照目前的進度看來,要好好地住可能還得花費一段滿長的時間。


相關文章

2009年2月23日 星期一

亂!好亂!真的亂!

mass

今天把最後一項家電搬進宿舍了,搬家總算差不多結束了,剩下的就只有些瓶瓶罐罐,一些衣服,以及那台貴重的腳踏車。到這邊為止,看起來應該是件好事,可是搬過家的人都知道,真正的痛苦現在才開始。

感覺上我的東西不多,可是也把宿舍的平面空間給塞的滿滿的,只剩下一點給人活動的空間。天阿!我怎麼會有這麼多東西!不過,可以確信的是,東西還會持續增加。別的不說,光是書至少還會進來兩倍吧。看來以後要搬回家的話,還是請搬家公司好了,順便刺激消費。

DSC_4479

我發現,只要有平面就會吸引雜物的堆放。像下面這一張圖,桌面上永遠堆著滿滿的東西,有的還不只堆疊一層。而我的桌面上除了有書之外,還有兩盞燈,加上橘子皮。

另外一個雜亂之處來自於電腦。如果是以前的我,一定很喜歡買一大堆有的沒有的配件,讓自己的電腦看起來非常強大。可是用久了之後,發現這實在是一大累贅。一堆配件意味的就是一堆線。每次變更擺設時,總得花一堆實在處理那堆線。還好現在換了iMac,主機和螢幕都在一起,需要接的線少多了,但仍舊逃脫不了暫時擺設時懸空的電線。

DSC_4480

再來我要說說那堆紙箱。瓦愣紙箱實在是搬家時的好幫手,打開時可以裝載許多東西,不用的時候還可以疊起來,以備下次使用。除非紙箱已經使用過度了,否則我買東西的紙箱幾乎都留著。這次搬家時,電視、電腦這些重量級的設備,用原來的紙箱輕易就可以搬走。現在,它們都被收在床鋪底下,等待下一次搬家。而那些比較晚到的 PCHome 24h 紙箱,看來只有被放平的命運了,因為床鋪底下已經快滿了。

DSC_4474

其實我還沒把東西給收好,只有一個角落差不多可以了,因為那個角落似乎也沒辦法塞進更多東西了。看那個書櫃就知道了吧,空間早已被塞滿,上面也堆了滿滿的書。至於前面那塊空間,不過是曇花一現罷了。拍完這張照片之後,又被其他的東西給堆滿了。看起來,這禮拜最大的功課不會是唸 paper ,而是讓這些東西趕快歸到定位。


相關文章

2009年2月20日 星期五

還在搬!怎麼搬都搬不完!

DSC_4434

某些人說,搬家可以換個新環境;但在我的想法中,搬家一直是件麻煩事。雖然太子學舍的廣告上寫著,只要一只皮箱就可以入住,然而現今的環境下,有哪個學生的東西只有一只皮箱呢!還好我老爸老媽來幫忙搬,把比較難一個人搬的東西都解決了。不過,他們也來得太突然了吧!

就在昨天,我剛上完早上的課,準備走回租屋處整理東西,突然來了個電話。

「老哥!你剛下課喔」

對阿,上到剛剛

「我打的時間真是巧」

嗯嗯(心裡想著他們到底要幹嘛)

「我們剛過台北橋」

什麼!你們到台北了

「對阿,等一下過去幫你搬家」

喔~(完全不知道該怎麼反應)

你們開車上來喔

「沒有,我們坐車」

「吃過飯後就去找你」

事情就是這麼突然!反正我爸媽就是那個樣子,往往令人措手不及。前一天我才睡了四個鐘頭,本來打算稍微睡一下再開始搬,看來也沒得睡了。只好趕快把東西收一收、堆一堆,等著他們來幫忙搬。

DSC_4424

我本來以為防潮箱很重,打算用繩子綁著背過去宿舍。沒想到,重的是裡面的設備和食物。把那些相機、鏡頭、牛奶、咖啡等雜物拿出後,竟然可以輕鬆地搬起來,當然直接搬過去就好啦!那張便宜的工作桌,原本也以為要把桌面拆掉,結果也是一個人(一隻手)就很輕鬆地舉起來,直接拿過去就好。桌子搬空後,瞬間覺得房間變大了,那麼另一間房間不就會瞬間變小了!

DSC_4418

DSC_4417

搬了那麼多趟,最重的東西竟然是那台iMac,而且它的底座超重,感覺起來比防潮箱還要沈的許多。好在原來的紙箱還在,可以減少許多碰撞的傷害。

在老爸老媽上來之前,我已經把負擔最重的書都背過去了,剩下的只是些體積很大,但沒啥重量的東西。在他們的幫忙下,走了兩趟就差不多結束了。沒想到他們繼續問:「還要搬什麼?」我只能回答,就沒東西了還要搬什麼!

東西搬到宿舍後我都還沒定位,只是先靠著牆邊擺著、堆著,但是房間的感覺已經慢慢出來了。冰箱區、床鋪區、書桌區、書櫃區,大概就是那樣。等我擺好了再和各位進一步分享。

DSC_4428

DSC_4430

DSC_4440

DSC_4439

最後,我們在搬運途中遇到一台搬家公司3.5噸的卡車,正在問路人16-3號在哪裡。16-3號,那就是我住的那棟。可是看到這種狀況之後,我和老爸老媽說,我全部的東西加起來可能都不到半台車,看來我的東西還太少囉!


相關文章

2009年2月17日 星期二

搬家一團亂

DSC_4404

對於我來說,搬家最痛苦的部份就是那堆書。比起電腦、電視或者其他的家電,那堆書更是沈重的負擔。每次換地方住,儲藏那堆書的空間就讓我很頭痛,因為書架一定不夠用。

真不知道現在設計房子的人到底是怎麼了,每次看到書房的設計圖,總是只有一點點藏書的空間。就拿這次太子建設蓋的BOT宿舍來說吧,單人宿舍裡面只附上一個兩層書櫃。我的書還沒搬完,書櫃就已經爆了,連書櫃上頭的空間也沒了。難不成建商認為現在的人都不用看書嗎?還是都拿書櫃當作雜物櫃來使用?

DSC_4398

抱怨完了,該來寫一些有建設性的內容,報告一下目前搬家的進度。如上圖所呈現的,大部分的書已經搬過來了,剩下的那些大概再走一兩趟就可以結束。當作電視櫃的穿鞋椅也已經移過去了,只是目前上面堆的都是書。傢具部份還有兩個二層櫃,以及一張桌子需要移過去,移完後就只剩下衣服和家電了。

DSC_4402

不過剛開始搬家都是這個樣子,東西有地方堆就好。因為地板還沒擦乾淨(已經擦了三、四次),所以搬過去的那些東西就只能堆在床上和桌上。

我沒有請搬家公司,也沒有車子可以載運,只能靠著背包和手提袋慢慢把東西運過去。看起來,要把所有的東西搬完,可能還得走上十幾趟吧!這禮拜的運動量應該夠了!


相關文章

Guess Who

Guess Who

今天收到一張惡搞的KUSO圖,不過當事人要求臉上要打馬賽克。既然如此,請各位猜猜他是誰吧!

看他的表情,應該是潑婦罵街那一類的,在鏡頭前面說了些五四三的,記者們卻聽得一塌糊塗。大概是這樣吧!

2009年2月14日 星期六

台大BOT宿舍 - 水源舍區

NTU BOT Dormitory Arrangement

又得要搬家了!之前沒抽到宿舍,只好在學校附近租頂樓加蓋的房子。現在總算抽到宿舍了,可以搬進有電梯、有人代收掛號信件的地方囉!

在預定進住的時程安排上,我的房號應該是明天才入住。反正宿舍離我現在住的地方也不遠,索性走過去看看,人不多的話就直接辦理住宿。果然,辦理住宿的大廳除了我和另外兩個要入住的人之外,還有十幾個工作人員。看到這種狀況,當然不能讓他們閒著白領乾薪,毫不客氣地說我要辦理住宿。就這麼踏進了我要住的房間。

其實水源宿舍和我現在住的地方,只隔了一條汀洲路和兩棟大廈。看著別人都開著車、騎著摩托車在搬家,我則是悠悠哉哉地帶著兩個小包包慢慢地搬。今天主要的目的不是搬家,只是要去丈量一下,做個大致的清掃,順便拍幾張照片讓好奇的家人知道新宿舍長什麼樣子。

DSC_4352

我還沒有研究出該怎麼拍,才能夠拍出這種狹長空間的距離感,將就看一下吧。上面這兩張大概是站在床頭旁邊(請參考平面圖)拍的,前面的是拍往衣櫃和大門那個方向,後面那張則是拍向窗戶。在前面的那張可以看到,左邊有個全新的小冰箱,冰箱後面是衣櫃,右邊則是廁所和衛浴。下面那張除了一個大窗戶外,右邊可以看到書桌、書櫃,左邊則是床。房間就只有這麼大,對台灣的學生來說,已經相當不錯了。

DSC_4364

現在我們來看看廁所。有些房子的淋浴是接在洗臉盆那邊的,少了個淋浴空間,但這裡不是那樣。由左而又依序是淋浴、馬桶和洗臉盆。看起來得買個擋水的簾子,才不會在洗澡時弄得整間浴室都是溼的。

DSC_4359

新宿舍和我現在住的地方,在格局上很類似,大小也相仿,唯一的差別大概是廁所的位置。如同上方的平面圖,宿舍的廁所靠近門那邊,而我現在住的則靠近窗戶。宿舍窗外的景觀比我現在住的地方好多了。現在的窗戶看出去,不到三公尺就是另外一堵牆,什麼都看不到。雖然說新宿舍看出去也是另外一棟大廈,但起碼中間有條路,路上還有樹。比起現在灰暗的水泥牆,實在好太多了。

Street View from my Dorm

另外值得一提的是宿舍的樓高。這次我忘了量天花板到地板間的距離,可是感覺上應該比我目前住的地方還高,走進去完全沒有壓迫感。還有,隔間的牆壁不是木板,應該是薄薄的磚牆或水泥牆,隔音應該會比現在的木板隔間要好很多。當然,這和隔壁的人有比較大的關係。

以上就是今天參觀新宿舍的報告。我打算用一個禮拜來搬家,等到東西就定位之後,再來和各位分享吧!


相關文章

2009年2月13日 星期五

It's Spring Time!

DSC00495

這幾天往外跑的方向都是河濱公園,目的就是要恢復已經消失的體力。沒想到過了一個年,體能狀況完全下降,別說三千公尺的慢跑,現在連兩千都跑不到,跑完還有點抽筋的感覺。不過,好幾天沒進研究室,往台大的方向進校園看看。這一看,春天真的到了!

大概下午三點左右,剛走進台大校園實在沒啥感覺,只覺得太陽很大、很熱。但是時間來到四點多,當我從研究室走出來後,整個氛圍變得很不一樣。帶著塵埃漂浮的空氣,映著斜躺下來的陽光,讓很多路人都拿起相機捕捉畫面。我也不例外,拿出僅有的照相手機當相機用。

沒想到,手機處理照片的能力比起那台單眼數位差太多了,這隻Sony Ericsson K610i拍出非常不寫實的照片。可是,在沒有後製的狀況下,卻把相片處理的像油畫那般,讓我從電腦看到時得到意外的驚喜。這時真不知道該感謝Sony Ericsson K610i的詭異處理技術,或者是我的運氣。

我最喜歡的是最上頭的那張,光線剛好從畫面左方進來,讓亮面和暗面形成有趣的對比。此外,手機沒辦法處理樹葉的細部,卻讓它變成一塊塊疊上去的色塊,成為另一種風情。可是拋開這些,綠葉與嫩芽的出現意味的就是春天的來臨。但是,學校也快開學了!

DSC00500

DSC00504

DSC00506

2009年2月10日 星期二

新舊交雜 - 元宵節與新傳統



元宵節,亦稱為上元節、小正月、元夕、小年或燈節,時間是每年農曆正月十五。元宵節是新年的第一個月圓之夜,象徵著春天的到來,人們吃元宵、賞燈、猜燈謎,以示祝賀。
---元宵節 - 維基百科

有一種說法是初一到十五都是新年,十五的元宵過後年就結束了,也該開始工作。往年的元宵節好像都在開學後,但今年過年似乎比較早,開學前元宵就過了。這也意味著該收收心,準備開始準備為另一個艱苦的學期奮鬥。所以我把前幾天去台北燈節的照片串起來,用當天聽到郭春美的《我身騎白馬》作為背景音樂,帶那些沒能前往參觀的人做一趟虛擬燈節。

在台北市政府出版的《文化快遞》2009年2月號中,指出

2009年的燈節,臺北市政府文化局規劃「多媒體公共藝術」,融合傳統的內容與現代的技術,讓藝術美學的傳遞與延續,引發更多的展心思維。不僅將傳統的燈節文化結合全新的技術,同時亦將不同領域的前輩藝術家們許多為人稱道的精彩作品,透過截然不同的方式展現出來;更搭配發現與體驗對於美學的真實感動。(p. 8)

DSC_4309

這指的正是將台北市政府建築本身,化為本次台北燈節最大的一個花燈。我好像沒有拍到所有的作品,只有當中的幾幅而已。其中,右上方的那一幅(可點進去看大圖)我覺得最有趣。圖畫描繪的是麻將桌上的情景,上面的文字提到「藝不在精,有錢則靈。人不在多,四個就行。」很諷刺,卻又相當逗趣。

DSC_4334DSC_4335
DSC_4338DSC_4340


其實所有的作品我都看不出來是誰的,只知道最後一幅作品則是蕭青陽的「我身騎白馬」。當我走過市政府時,剛好就放出郭春美以電音所詮釋的「我身騎白馬」這首歌,臨場的感覺相當震撼。回家後馬上搜尋,找到下面這段郭春美「我身騎白馬」影片。



「我身騎白馬走三關,改換素衣回中原」的歌仔七字調,竟然可以改編為年輕人較能接受的電音。然而,這首「我身騎白馬」也在《星光大道》被徐佳瑩用抒情的方式呈現出另一種風采(http://www.youtube.com/watch?v=a0DBmns04hM)。

過時的歌仔戲曲在巧妙的改編下,成為流行的「新傳統」。同樣地,傳統的元宵燈節亦成為當代藝術的展演。新舊交雜的成果,使得這個台北燈節更加燦爛繽紛!

2009年2月8日 星期日

牛轉乾坤 - 2009 台北燈節

DSC_4287

正月十五,一年一度的元宵節又到了。今年觀光局辦理的元宵燈會主燈又不在台北,不過台北市政府依舊在國父紀念館和市民廣場辦理。基於湊熱鬧的理由,加上天氣還可以,我也前往台北燈節的場地參觀。

DSC_4241

說到元宵燈會,最令人期待的自然是燈會的主燈。今年在國父紀念館的主燈名字叫做「哞哞」,是以2009台北聽障奧運為主題所製作的。不過點燈之後,看起來很像怪物,哞哞的臉一直都是青紅交替,根本就是怪物所用的顏色。真正令人感覺比較炫的,反而是襯托主燈的雷射光。那些綠色的光束,搭配上乾冰噴出的煙霧,真的有騰雲駕霧的感覺。

DSC_4340

另一個2009台北燈節的創舉,應當是將市政府化為一個最大的花燈。市府牆面被強力投影機投射出的藝術家作品覆蓋,讓整個市政府化身成為一個藝術品,也成為台北燈會的另一個主燈。當我在拍照時,聽到很多人以為那些圖案是貼上去的,直到畫面變換時才意識到那是牆面投影。這種展覽方式對我來說,真的相當新奇。

DSC_4274

國父紀念館沒辦法有什麼改變,但是國父紀念館的走廊上卻展示著形式比較傳統的燈籠。可惜少了蘇杭的小橋流水,要不然氣氛就更棒了!

DSC_4260

DSC_4217

當然,元宵節少不了的就是猜燈謎的活動。可是城隍廟提供的燈謎好難喔,一整排看過去,沒有一題是我會的。可是旁邊圍著的那些人真的是超認真的,手上還拿著資料在查。我可是沒有這種熱情,獎品還是留給小朋友好了。

DSC_4210

然而,就人潮聚集的程度來看,最受人矚目的花燈並不是這兩個主燈,反倒是與團團圓圓相關的熊貓花燈。只要有熊貓出現的地方,必定聚集最多小朋友圍觀,也有最多人等著拍照。而在這麼一大圈的花燈海中,我覺得這有絨毛的熊貓做的最傳神,自然也被最多的人群所包圍。看來今年又是個黑白當道的一年,黑色與白色的搭配永遠不退流行。

DSC_4325

郵局所提供的花燈應該是最誇張的,竟然把電影《海角七號》移植過來,把電影中的海角七番地改成「牛角七番地」。真是夠了!而在101之前聳立的小101,這種在太歲頭上動土的畫面也滿好玩的。

DSC_4328

下面這邊提供一些2009台北燈節的訊息。主燈的燈光秀是晚上7:00至11:00,每30分鐘一次,每次5分鐘。太早到可看不到喔!下面附上小DC拍的哞哞牛展示。



2009年2月7日 星期六

我在想......

DSC_2948
DSC_2949
DSC_2950
DSC_2951


最近在到處亂看的時候,瞥見一段亞伯拉罕.林肯的話,他指出:
##ReadMore##
在重大的競爭中,雙方都自稱是按照上帝的旨意。雙方都可能是對的,而有一方必定是錯的。上帝不可能同時贊成和反對同一件事。

可是,會不會雙方都是錯的呢?亦或這並非對與錯的問題,而是強與弱的相對關係。

在歷史上,往往成者為王、敗者為寇,因為歷史的書寫權掌握在成者手上。只要革命成功,便擁有權力將革命的事蹟合理、合法化。相對地,敗者則失去其自主權,等待著被書寫的命運。近來在看韓劇《薯童謠》和《商道》,便可以感受到不同於中國歷史的中原概念。

在中國,中原是最強勢的民族必定佔領統治的區域,這樣的觀點同樣出現於韓劇當中。長久以來,韓國或高句麗都處於華夏的邊緣。對他們來說,佔據中原的是個強大、富裕的帝國,也是個不得不臣服的對象。即便被公認具備強悍的民族性,依舊仰望著中原的帝國。

並非所有的韓劇都持這樣的觀點,《太王四神記》便嘗試了另一種歷史建構的方式,將開天闢地的神話核心移至韓國,將其他地區畫為邊緣。這種思想在保守的中國大陸是不被允許的,中國大陸封殺《太王四神記》也不奇怪。但這凸顯出了中心/邊緣的相對性。

DSC_1019

王明珂所著的《華夏邊緣》似乎有些解答,但我一直還沒機會去讀。《華夏邊緣》的簡介提到:

究竟什麼是中國人?這問題不僅困擾許多研究中國的學者,也困擾許多居於中國認同邊緣的人;本書即嘗試解答此一問題。作者認為,由線性的歷史溯源,以及對所 謂典型中國人的研究,都難以解答這個問題。因此作者從一個新的角度─中國人族群邊緣的形成、維持與變遷─來了解中國人的本質。本書說明,在特定的資源競爭 與分配環境中,華夏(中國人)邊緣如何形成與變遷,華夏如何藉歷史記憶與失憶來凝聚、擴張,以及華夏邊緣人群如何藉歷史記憶與失憶來成為華夏或非華夏。

站在這樣的立場上,或許我們可以再進一步去思考那個對與錯的問題。

2009年2月6日 星期五

最便宜的吉他

DSC_4175

雖然年已經過完了,但這幾天一直提不起勁唸書,整天都在看韓劇,玩Facebook上的遊戲。閒著閒著,看到老妹放在這邊沒帶走的吉他,順手拿起來複習一下腦子裡面僅存的幾個和絃。果然,太久沒按吉他弦,手指頭一下就痛了。

DSC_4169

看著吉他指板上的痕跡,應該可以感受到這把吉他悠久的歷史吧!記得好像是我國中升高中的那個暑假,因為聯考完閒著沒事做買回來練的。保存到現在,算算也有十多年,真是令人驚訝。當初到樂器店跟老闆說要買吉他,老闆直接問是不是要最便宜的,點點頭後掏出兩千塊買了這把吉他。它的音質不好,但因為便宜,不管是摔到、撞到還是刮到,怎麼用都不會心疼,可以做各式各樣的練習。

DSC_4170

塵封許久之後,現在,腦子裡面記得的旋律只有一小段,手指頭也因為太久沒按弦,正在脫皮中。只好放下吉他,換上相機拍下這把最便宜的吉他身影。

2009年2月4日 星期三

有拜有保佑

DSC_4136m

這幾天在翻TIME的時候看到一則報導,插圖是一個人握著滑鼠和念珠在禱告,標題則是 Online Confession (線上告解),這和之前看《小孩不笨》那部片中的「觀音媽.com」有著異曲同工之妙。不容否認,與網路串連是現代生活的一部份,可以透過網路來尋找、分享資訊。然而,現在連告解、禱告都能在網路上進行。

網際網路出現的歷史並不長,但影響力卻大過於任何一次工業革命。我想,若說網路促成了全球化的時代來臨,也沒有多少人會反對。前幾年,我的腦海中還存有絲毫虛擬/真實世界的分野,還企圖將網路當作一個虛假的空間。但繼續念了一點書之後,我發現那條分際線根本不存在,存在的空間不過是仰賴各式參照物所定義出的。換句話說,如果網路是個虛假的空間,那麼所有的空間也都是虛假的。

DSC_4145

即使不願意承認,我們多半可以理解神聖性是被創造出來的,但我們往往寧願去信奉那個被創造出的「神」。如果是基督徒,手上可能會握著聖經與十字架來進行禱告;如果是佛教徒,手上大概會是佛珠。可是,當我們處在資訊至上的年代中,手中可以抓的是什麼?借用TIME的想法,那大概是滑鼠吧!

滑鼠是個工具,但當代賦予它的意義顯然不止於此,滑鼠更是個神聖的祭器。我們可以將台灣常用的擲筊以滑鼠來進行。當你茫然不知所措時,把兩隻滑鼠擺在一起,便可以用來擲筊。若擲出聖筊,代表神明同意你所求;若否,你可能得要轉個念頭,或更加虔誠。這麼做,或許會比較符合資訊時代神明的習慣。

DSC_4143

DSC_4117

當然,我捨不得把價值上千塊台幣的Mighty Mouse拿去擲,而是用排的排出了聖筊。我們家沒有特定的宗教信仰,所以常常拿神明開玩笑。我相信祂們都相當寬宏大量,可以禁得起這些玩笑。不過不管是哪種神明,我也真的希望願望能夠成真!

問題是,我到底有什麼願望?!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