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08年11月29日 星期六

我被困在Google Zone了!!!

相信許多Hinet的使用者都和我一樣,早上起來發現無法連上Google,不單單只是搜尋引擎而已,包括其他的服務如Gmail、Blogger、Google Calendar等,沒有一樣連得上去。當下我覺得很沮喪,因為獲知資訊的管道完全被堵塞了!慢慢地,我意識到我被Google困住了!

你可以用 Google 做什麼」是Google自家的廣告,裡頭洋洋灑灑寫了26點,最主要的還是資訊的搜尋。而最近這幾年來,人們搜尋資訊的行為似乎變了。

##ReadMore##
Think EyeTrack的一項研究(Why Rank #1 in Google) 指出,人們在最近三、四年間,對Google搜尋引擎結果頁(SERP)的焦點有很大的變化。上面這張對照圖明顯呈現了人們對Google SERP關注區域的差別。2005年時(左圖),大家都還習慣地檢查所有搜尋結果;可是到了2008年(右圖),人們所關心的只剩下前面幾則搜尋結果。

我相信這代表人們漸漸接受Google的搜尋邏輯,將其作為個人知識建構之用。這種方式或許是用來應付知識快速生產的手段之一,但也讓所謂的知識慢慢地等同於「Google知識」。網路出現時對知識創造所期許的自由與多樣性,又漸漸回歸到單一性,也就是Google的搜尋演算法則。這點已經深深地反映在我身上。

我每天打開電腦的第一件事,就是想辦法和Google連上線。在搜尋時,最先想到的是Google;使用Email的時候,把所有的電子郵件都接到Gmail信箱來處理,從此再也不用整理信件;電視節目沒看到,會去YouTube找;不知道地理位置時,會用Google Map或Google Earth來協助;甚至連翻譯有部份都得仰賴 Google;當然,就連部落格也是用Blogger來寫。

看來,我已深陷Google當中無可自拔,漸漸被Google所吞噬。我不知道有沒有辦法從Google Zone之中跳脫出來,或者只能像是受困於流沙當中,一點一滴的下沈。

2008年11月26日 星期三

通緝!馬修連淞!

##ReadMore##
讓我們來看看,這次又是哪個傢夥被通緝?

嗯~這傢夥看起來很像馬修.連恩

但是看起來又好像不是

到底是誰阿??

還有,前面這塊牌寫的是什麼阿?

"Madame, je ne mange pas six jours"

「太太~我六天沒有吃飯囉」

原來這傢夥是馬修連淞!!

這假冒馬修連恩的傢夥!


什麼!

這傢夥還有網誌喔!

http://chatter.sustudio.org/2008/11/blog-post_4250.html

竟然還大喇喇的宣稱六天沒吃飯

真的有點太超過了

是要大家捐錢給他嗎?

真是怪了~

最近和淞婷搞了個「老哥碎碎念」(http://chatter.sustudio.org/),把生活上的大小事改編成類似狂想曲的形式,讓每個被創造出來的角色能夠有機會闡述自己的生活經驗,以形成一個由日常生活衍生出的故事。

我覺得這個想法很有趣,因為隨著生活不斷行進,能夠碎碎念的事也會不斷出現,端看我們這兩位故事的作者能夠堅持多久囉!

2008年11月22日 星期六

《海角七號》與《六個尋找作者的劇中人》

六個尋找作者的劇中人》(Luigi Pirandello,皮蘭德婁原著,1998,台灣商務印書館),這本書,擺在《海角七號》電影男主角阿嘉恆春家中的床頭前。

這是我很喜歡的一個劇本,目光自然就被螢幕上模糊背景中的這書名給吸引。這劇本大致是六個被劇作家創造出來但又遭遺棄的劇中人物,他們來到劇場,尋找作者,希望說服演出他們的故事,讓他們活一次。劇中劇、虛構中的虛構,但那些情緒與故事卻很真實。《海角七號》中臨時成軍的樂團,編制就是六個人(主唱+吉他、吉他、貝斯、鍵盤、鼓手、鈴鼓手+月琴),失意的、被拋棄的、迷失的、被遺忘的,生命被創造出來,但卻好像又被創造者遺忘/遺棄。床頭上擺放的這本《六個尋找作者的劇中人》,這是偶然與巧合?還是刻意的安排?
---《海角七號》─N個尋找認同的恆春(台灣)人

我對劇場和劇本都相當陌生,但在撰寫〈海角七號的恆春小鎮〉時意外看到上面那段引文,讓我起了個念頭,不如就去看看《海角七號》是如何借用《六個尋找作者的劇中人》吧!剛好圖書館有書,就這麼看了起來!##ReadMore##

我的解讀與「N個尋找認同的恆春(台灣)人」的作者稍稍不同,那六個人物已然超脫劇作家的創作物,成為一個獨立的存有。在《六個尋找作者的劇中人》中,沒有必要再去區分虛構與真實,當那六個人物突然出現在劇場當中,並開始了他們的真實生命。就如同六人中的父親所陳述的:「您必須明白,生活裡充滿光怪陸離的事件,但都是真實的,不管那些事件看起來多麼荒謬怪誕......」(p. 14)。《六個尋找作者的劇中人》或許是劇中劇,或為虛構中的虛構,但對於劇中人(或演員)而言,「劇」就是一切,都是真實的。「不是假的。是真的,我的朋友,絕對是真實的」(p. 116)。

六個尋找作者的劇中人,應該可以當作六個尋找演員、尋找認同、尋找生命、尋找解脫的劇中人。我想這也是《海角七號》企圖挪用的部份。《海角七號》中阿嘉、勞馬、水蛙、大大、茂伯、馬拉桑等六個樂團成員,他們這群失意的、被拋棄的、迷失的、被遺忘的,也都在尋找認同、尋找生命中的解脫,而他們也都是劇中人。他們是否都是被創造出來,而又被遺忘的呢?當然,這必須得到導演的確認,否則都只是推測。

皮藍德婁《六個尋找作者的劇中人》中的核心問題,在於「真實」的本質是什麼?我們可以從這個觀點,去討論《海角七號》的實相,去研究《海角七號》中的認同與生命。陳玲玲曾藉ART藝術總監羅博.布魯斯汀(Robert Brustein)的話來描述《六個尋找作者的劇中人》:

這是一齣「根本之劇」(Seminal Play),它所關切的皆是我們這時代的核心問題:「真實」的本質是什麼?角色的本質是什麼?吾人果真是在不斷變換狀態中片斷、無連續性、無關照性的造物?有無如如不動不生不滅的實相(reality)?(p. 132)

或許我們可以更進一步來問:真實有本質嗎?倘若果如佛家《金剛經》中所言,「一切有為法,如夢幻泡影,如露亦如電,應作如是觀」,那麼布魯斯汀所懷疑的「如如不動不生不滅的實相」便不存在,這些實相都如夢幻泡影轉瞬即逝,那不生不滅的實相即是「空」。事實上,皮藍德婁或許能夠接受佛家的「空」,就如同他在劇本對話中所表現出來的:

父親:那也是我試著想說的。您知道,我們的實相(reality)......
喆彌:你們的「實相」是什麼意思?這是方法演技的啥門子垃圾麼?你以為憑你的身分你就有那麼多特權嗎?你以為你的「實相」只存在你裡頭?一派胡言。
父親:難道連我們自己都不見得擁有我們的本質?(p. 58)

誠如喆彌所言,「實相」不僅存在於父親身上,「實相」也存在於演員身上,存在於觀眾身上。「實相」無處不在,連同虛構的幻相也是實相,因為真實轉瞬即逝。

莎拉:我們的觀眾接受幻相的能力是很高竿的。
父親:幻相!請不要用這個字眼,很傷人的。
湯米:為什麼呢?那不正是我們的目的嗎?為觀眾創造幻相?幫他們消除對奇思幻想的懷疑?
父親:原諒我,但這就是我們之間的差異了。對你們,劇場只是一種遊戲,為絕對真實的實相去創造出完美的幻相。但我們的幻想與實相是一體的。這可激發你們重新檢視一般對「真實」的界定----因為你們所觸摸的,你們所相信的,今天所謂的真實,到了明天就成為虛幻無常,就像昨天的真實是今天的虛幻無常一般。(pp. 94-95)

在許多的宣傳中可以看到類似的文本,「海角七號描述的是真實的台灣」,但是這個台灣是不是個實相呢?沿用高夫曼(Goffman)的理論來解釋無疑是個真實,他將整個人生作為一齣戲來詮釋,我們都在社會的互動中被撰寫成社會的劇中人,我們的幻想與實相是一體的。對《海角七號》為數龐大的臨時演員們來說,在拍攝的期間,他們就活在戲裡面。下面這段「海角七號電影特別報導」,有部份反映了我的觀點。



特別注意到7'04"到7'12"這個片段中的字幕,「有參加演出的人員,請穿那天戲服,過來廟埕前」。拍攝喜宴的射寮村,幾乎人人都成了劇中人,穿梭在戲劇的虛構世界與真實世界當中。對拍攝那幾天的他們來說,電影的幻相就是真實的生活。即便大家都知道腳本是虛構的,這些虛構人物卻擁有真實的生命。《海角七號》的演員在搬演我們的社會,或者,我們的社會就是一齣劇,我們便是那劇中人。如同皮藍德婁劇本中表現的:

父親:不管哪裡。我只是想證實,我們可以經由不同的途徑,以千百萬種形態切入生命----比如一棵樹、一塊石頭、流水、蝴蝶,或許是女人,更可能是一齣戲裡的劇中人。(p. 16)




延伸閱讀:

2008年11月21日 星期五

千年傳統、全新感受~馬拉桑~


還記得《海角七號》的馬拉桑嗎?總是喊著千年傳統、全新感受的馬拉桑。信義鄉農會感受到馬拉桑的震撼,現在,它不僅有精緻的小米酒瓶,還和英國的Mini Cooper合作,推出了這輛Mini Cooper Ma馬拉桑紀念版,全球恐怕找不到第二台。

想也知道我在胡說,那張又是用PhotoFunia做出來的簡單特效,看車牌就知道了吧。想知道怎麼用,請參考另外一篇「不要再逼我了~~~~~~」。

現在,讓我們回歸馬拉桑。我想馬拉桑大概是農產品行銷最成功的典範,《海角七號》絕對功不可沒,劇中的馬拉桑不斷喊著馬拉桑的那個情景,也深深印在我們腦海裡。在我還不知道該怎麼購買的時候,老闆竟然送了一罐給我。這種好東西當然不能留太久,找個小週末就把它給喝了。

當然,在喝它之前也不能浪費,把它拿來練習當商品拍攝。這種透光的酒瓶真的很難拍,拍了好久還是拍不出滿意的作品,只能從照片中挑出這幾張來。看來以後還得要好好練習!

馬拉桑

小米酒給我的印象都是相當濃烈的,可是一看瓶子上的標示,12度!怎麼和我的想像有落差。威士忌起碼都有40度,怎麼小米酒反而沒那麼濃!

馬拉桑

打開瓶蓋,聞起來真的滿香的。因為只有12度,喝起來也相當順口,可是總感覺不夠濃烈。(糟糕!不小心說出自己是酒鬼^^!!!)還好我們只有一瓶,要不然可能會不小心就喝到醉。

對女孩子來說應該會不錯,聽說加點冰塊感覺會更棒。只可惜我家眾姊妹們也都喝重口味的,這種趴數對她們來說完全不夠,三兩下整瓶就喝完了。看電影裡面都拿喝高粱的那種酒杯,我們一開始也拿那種高粱杯,沒想到喝了一口,就直接換成平常用的馬克杯,三個人一下子就全喝完了,連下酒菜都不需要。

馬拉桑

用我們這種喝法,似乎糟蹋了包裝這麼精美的馬拉桑。沒辦法,太久沒聞到酒香,實在禁不住誘惑。不過在讚嘆馬拉桑之餘,也順便推廣一下,請大家多多支持《海角七號》喔(聽說DVD已經開始預購了)。想知道它在幹嘛的,可以看看下面有點長的三篇部落格:



劇照取自海角七號官方部落格

2008年11月19日 星期三

不要再逼我了~~~~~~


孝聯耶!(年輕人!)月初太魯閣馬拉松怎麼沒看到你的晶片??

「我~我~~我~~~」(健康組沒晶片啦!!)

阿你的東西是寫出來了沒啦?

「我~我~~我~~~」(盡量啦!)

沒事不運動,還跟人家趕流行得感冒喔~

「我~我~~我~~~」

身體虛就講一下嘛,不要硬撐

「我~我~~是啦~~~」

現在的年輕人喔,真是......

##ReadMore##
上述的文字就當是「老蘇狂想曲」的一個片段吧!反正我腦子裡總會有些不正常的東西,寫在這個不正經的部落格上面。

又說太多廢話了,這次是要介紹一個好玩的網站給大家啦,名稱叫做 PhotoFunia (http://www.photofunia.com/)。這名字取的還真是妙,就是拿你的照片來做某些好玩的事情。

使用方法很簡單,只要先選定一個特效,然後上傳你的照片上去,之後你的合成狂想照就完成了。真的夠簡單吧!該網站目前提供了七十四種效果供你選擇,相信以後應該還會更多。

Just Have FUN!!!!

海角七號的恆春小鎮(三)

恆春鎮/恆春郡

在本文的最後,就讓我們從傳統與記憶來談談「恆春」這個地方。「恆春郡海角七番地」是《海角七號》劇中所使用的地名,這個名字在當今台灣的戶政單位中已不復存在,剩下的只有叫做「屏東縣恆春鎮」地區名稱。從恆春郡變成恆春鎮是個相當重大的轉變,不單單是名稱的改變,更牽涉世代交替與國家認同的轉換。劇中的小島友子阿嬤見證了這段轉變史,在《海角七號》中成為串接恆春郡與恆春鎮的敘事橋樑。下面我們就藉著友子阿嬤的帶領,劃破時間的藩籬。


劇照引自海角七號官方部落格

...繼續閱讀##ShowAll##

2008年11月16日 星期日

「簡單」的簡單生活--由簡單談農產品行銷

前幾天在朋友的部落格上發現一個很吸引我的部落貼紙---「2008 Simple Life 簡單生活節」,用一棵樹作為它的logo,直覺上是個強調環保訴求的活動。可是看了官方網站的介紹後,似乎只是個以「簡單」作為包裝的嘉年華會。但是「簡單生活」的號召,卻啟發了我對於當今農業行銷、推廣的另一種想法。就讓我們從2008簡單生活節的宣傳短片來開始。



...繼續閱讀
##ShowAll##

2008年11月11日 星期二

印。章。

印章 - 蘇書

「蘇書」,這是我老爸刻給我的藏書章。在網路上面搜尋時可以發現,「刻章有刻印跟篆刻之分,刻印在一般市場上較不講究刀法、篆法和章法,以快速方便實用為主,無藝術收藏價值;而篆刻藝術從中國幾千年來發展至今已從實用為目的演化轉變為一門獨立的欣賞藝術」(陳約老師篆刻作品)。很顯然,這枚藏書章屬於篆刻。

印章 - 蘇書

篆刻無疑是中國文化的表徵,2008年北京奧運也使用篆刻的「京」作為識別。我認為北京奧運的宣傳短片之一「中國印:舞動的北京」,把篆刻的藝術成份充分非揮了出來,且展現了篆刻與中國日常生活的緊密關係。在色彩的配置上,更是大膽強調鮮豔的大紅色,一方面能充分展現舉辦奧運的喜氣,更能表徵中國五星旗的大紅。真的是令人眼睛為之一亮的宣傳短片。當然,中華民國的國旗也有大紅色,只是我們被灌輸的意義似乎是革命列士的鮮血。反正,先看看奧運的那個短片囉。



其實刻印並不難,難便難在其藝術成份的展現上。我在高中的美術課,就曾經刻過自己的印章,只是刻得實在太過難看,不僅沒有藝術價值,連實用價值都沒有。害我一直很想把它磨掉,當作沒這回事發生。外面師傅刻的可就厲害多了,看看下圖就可以知道,那是我爸媽去黃山玩的時候帶回來給我的。(看來我藉著鏡頭所展現的藝術性要比刻印好多了!)

印章 - 蘇冠銘

「蘇書」那個藏書章有點太大,現在我都拿黃山帶回來的這顆當作藏書章。順便也提醒各位,如果有人的書上有這些章的話,記得還書給我。

2008年11月8日 星期六

夜訪陽明山:月光好亮阿~

禮拜五後的假期總是讓人最期待的。這個禮拜上完早上的課,莫名其妙地被叫去改了兩張演講場次的海報,之後又跑了趟圖書館換了一批書。到了兩點,好不容易騰出時間可以到麥當勞吃個悠閒的午餐,其實應該是下午茶了,結果又接到老闆電話說週末可能需要加班。既然週末沒法過,那小週末一定得休閒一下。一不做二不休,索性和我表妹跑到陽明山上拍照。

陽明山

雖然在台北念了很久的書,但上陽明山的次數只要一隻手就能算出來,叫得出來的景點更是少得可憐。和我表妹交換了十分鐘的意見後,只想得出「擎天崗」這個地方,當下就決定往那邊出發。於是就憑藉著大概的記憶,由台大往陽明山前進。反正士林官邸過了應該就可以接仰德大道,直走中山北路,等看到路標再轉就對了。

陽明山

到仰德大道前一切都很順利,但過了文化大學之後,路標不是被樹擋住,就是標得不清不楚。真是要向陽明山國家公園管理處好好抱怨一下!最後只得在彎進竹子湖之前的警察局前停下來,找個路線指南把大致的路線好好研究一下,否則可能跑到萬里了都還不知道擎天崗怎麼去。

陽明山

沒想到找到擎天崗時,天色都已經黑了。上頭那張就是在擎天崗的停車場所拍攝的,但沒天色比我想像中的還暗,反光鏡遲遲沒放下來,就當作在作畫啦,轉轉轉!沒想到感覺還不錯,放出來和大家分享。在停車場上個廁所後就往步道前進,不過天已經全黑了。

陽明山

如果我還記得的話,下次要在相機包包裡面放隻手電筒。在台北市區夜拍可能沒感覺,可是到擎天崗這種沒啥路燈的地方,手電筒就成了非常重要的光源。我用的是單眼數位,感受比較沒那麼深刻,但是我表妹帶的是全手動的FM2,光圈、快門的刻度根本就看不清楚。在手電筒的選擇上,也絕對不要用太陽能的。原因很簡單,都已經看不見了哪裡還有陽光給你發電?難不成拿另外一隻手電筒照它嗎?

陽明山

費話說太多了,看看上面這兩張照片吧。走在擎天崗草原步道上,向著台北市的方向拍過去,可以看到很漂亮的稜線,以及稜線上人造物的剪影。辨識台北市的方法很簡單,只要看到遠方地平線在發光的地方就是了,因為往其他方向看過去都是黑的。所以在陽明山爬山,遇到山難的機會不大。即使到了晚上,只要朝著燈火聚集的地方就可以走到台北市,只是得小心別摔到骨折,要不然連動都動不了。

陽明山

就因為擎天崗都沒有燈火,天空又很清明,我好不容易有機會可以拍星星。其實我分不清楚到底是星星,還是數位相機的雜訊,當天我看到的星星可沒那麼多。不過我的視力本來就不好,可能真的有這麼多吧,哈哈!接下來的三張照片,要帶大家看看陽明山的火把祭!

陽明山

相信大家已經從上面那張照片看出一點端倪,但是下面這兩張的感受會更加深刻。陽明山不像阿里山有鄒族的生命豆祭可以宣揚,但是它擁有台灣其他國家公園所沒有的燈火資源,造就了陽明山的另類火把祭。

陽明山

以下這段文字是我杜撰的,你如果覺得不錯,就給個會心的大笑吧!

相傳陽明山火把祭的開端,要追溯自富蘭克林與愛迪生。話說富蘭克林唸書念得太過用功,已經出現了自閉的神經質傾向。某天,他把自己關在塔裡玩風箏,沒想到突如其來的西北雨頓時間使得天空風雲色變,一陣閃電就這麼打在他的風箏上,把他電得七葷八素,但感覺很爽。沒想到他竟然被電上癮了,從此之後,他每天都想來電刺激一下,於是致力於電力的發明,終於被他給找到了。自己之後,每天都被電得「金嚇嚇」。

愛迪生受到富蘭克林的啟發,不僅要能感到「金嚇嚇」,更要讓人家看得到。偶然間,他在一個月光明亮的晚上,目睹了光頭佬頭上所反射的強烈月光。愛迪生忽然想到,腦袋被電之後就會「金嚇嚇」的,但因為頭殼沒辦法透光,別人感受不到,如果換成透明的,那就會像光頭佬一樣的「金嚇嚇」了。於是他拿了鎢絲來模擬人的腦袋,再套上透明的玻璃罩,成了今天我們看到的燈泡。

在陽明山的道路上,特別在每個晚上都點上燈火,以紀念這兩位被電得「金嚇嚇」的先驅。現在只要山上不起霧,每天都能看到這個陽明山火把祭的舉行。下次當你到陽明山夜遊時,別忘了向這兩位先驅致敬。


陽明山

陽明山的故事到此告一個段落。最後,我要讓大家看看與日本頭文字D極為相像的「台灣LP」。別懷疑,它的車牌號碼就是LP-XXXX,稱它為「台灣LP」再適切不過。雖然照片看起來有日出的感覺,但場景實際上是晚上。它也只有看起來有頭文字D的感覺,跑起來可完全不行,況且我們也沒那個膽用水溝跑法。生命比較重要啦~

陽明山

好吧!我承認我是俗辣!

2008年11月5日 星期三

太魯閣馬拉松後記的花蓮遊記

前一篇的「2008太魯閣馬拉松」揭露前往花蓮的主要目的,但既然大老遠跑到了花蓮,總不能只是去跑個步就這樣回來了吧!所以用這篇補上馬拉松前後的花蓮行程。

因為太魯閣馬拉松的舉辦時間是早上,一大早就得趕到火車站前往太魯閣,不可能有時間玩耍。好在我們前一天就抵達了花蓮市,然後找到一間看起來還不錯的餐廳用餐。沒想到,還真的只是「看起來」不錯而已,裡面的養生餐實在是不敢恭維。

花蓮
##ReadMore##
前幾天在念 Rural Idyll 的東西,才提到 Rural Idyll 不僅僅是以大家熟悉的景觀、或是媒體再現的形式出現,也會呈現在我們的餐盤當中。沒想到,當晚出現在我餐盤中的便是 Rural Idyll。該怎麼說呢,從餐盤、配菜、一直到整個套餐的名字都符合我們對於鄉村的想像。看看上圖,餐盤是檜木做的養生餐盤(但我聞起來像樟腦油),裡面搭配有地瓜葉(沒說是不是有機的),還有用荷葉包起來的五穀飯,所以整個套餐就直接以「養生餐」命名。

好吧,或許我還太年輕,比較喜歡細緻的口感。這種養生的粗茶淡飯實在吃不習慣。也或許是 Rural Idyll 念太多了,早就知道這些形象是被製造出來的,也不會輕易被這種「養生」的招牌所號召。但可以確定的是,下次如果還記得的話,應該是不會再去吃了。

太魯閣馬拉松當天,在活動結束並吃完飯後,我們前往花蓮著名的七星潭。我一直很納悶為什麼七星潭叫做「潭」,它明明就是個海灣。我在單車環島的時候曾經騎著腳踏車通過這一片海灣,那時可沒辦法笑得那麼燦爛。

花蓮

可惜這次去的時候天氣陰陰的,要不然拍出來的海景會更藍、更漂亮。可是相較於淡水河口看到的台灣海峽,陰天的太平洋已經非常吸引我了。靠著CPL,我已經盡量讓天空和海水變得比較藍了,但還是不能和環島時的大太陽相比。

花蓮

即使天氣不太好,有水的地方還是很吸引人。有一群小朋友就在和海浪玩捉迷藏,海水褪去的時候就往下走,浪打過來的時候則奮力往回跑。不過我們比較懶,連鞋子都不想脫,就只站在海水打不到的地方。

花蓮

好玩的是,竟然有人在做日光浴。這麼說或許不太準確,因為當天幾乎沒有日光,那個女孩可能只是躺在海邊沈思吧!誰知道呢!

花蓮

這次的體力與時間有限,沒辦法往花蓮市的南邊跑。離開了七星潭後就一路往北,到羅東夜市吃了大家推薦的羊肉湯。不知道那家羊肉湯的名聲是怎麼傳的,隊伍排得老遠,我們也很盡責的當個觀光客去排隊。每個經過我們的宜蘭人看到那麼長的隊伍,都搖搖頭並念念有詞的說道,每次都那麼多人。只不過,吃完後並沒覺得特別好吃,可能是個人口味的關係吧,也或許是和前一天的養生餐相差太多。

吃過飯後,回到燈火通明的台北市。雖然在唸paper時也很想學《海角七號》的阿嘉說:「操你媽的台北!」,可是和沒什麼燈光的花蓮比較起來,現在的我還是比較習慣台北的生活。

2008年11月3日 星期一

太魯閣峽谷馬拉松~我來啦~

加入路跑協會已經一年多,到了最近才真正參與到路跑協會所舉辦的比賽,那就是「2008太魯閣峽谷馬拉松」。這個比賽總共分了三個組別,分別是距離42.195公里的全程馬拉松,距離21公里的半程馬拉松,還有就是5公里的健康組。我這種鳥體力參加的當然是5公里的健康組啦!

這種比賽還真是折騰人。早上四點多就爬起來吃早餐,就為了搭五點四十五分的火車,由花蓮移動到新城(太魯閣)火車站。看看照片,五點三十七時就已經踏上台鐵的區間車,等著去健康的慢跑。

2008太魯閣峽谷馬拉松
##ReadMore##
我們這團的成員大部分都是「前」台大合唱團的團員,大概只有我不是吧!直到坐上火車,彼此才剛開始認識。(不過現在我已經忘了大部分人的名字了,記性還真遭!尷尬!)

2008太魯閣峽谷馬拉松

到了新城(太魯閣)火車站下車後,才真正驚覺到參加的人數還真是多。平日沒幾隻貓下車的新城車站,竟然連出站都還要排隊,排的距離還頗長,不花個幾分鐘根本走不出車站。

2008太魯閣峽谷馬拉松

走出車站後,就等著搭接駁的交通車前進太魯閣。好笑的是,我們這團還沒走到健康組的起點,全程和半程馬拉松的選手已經起跑了。這難得的景象當然得記錄下來才行!畫面中的黑人,就是一開始的領先選手,就這麼一路領先到最後。

2008太魯閣峽谷馬拉松

繼續朝著起點前進,人也越來越多。即使如此,地標「魯閣長春」不免俗的拍一張,作為到此一遊的證據。

2008太魯閣峽谷馬拉松

好不容易看到了「2008太魯閣峽谷馬拉松」的充氣牌樓,可惜這是馬拉松選手的起點,健康組的還得繼續前進。只不過,參觀的人還真是不少!

2008太魯閣峽谷馬拉松

剛剛那張或許你已經有點感覺,但看到這張後,應該更能了解萬頭鑽動的意義。橫貫公路的牌樓前後,站了滿滿的人,只留下一點空間讓選手通過。大家對馬拉松選手似乎都很好奇。拍完這張之後,我們健康組的起跑時間也快到了,趕忙把相機拿到寄物區,準備開始暖身了。

2008太魯閣峽谷馬拉松

五公里的距離對我來說不算長,一個禮拜大概會跑個一兩次吧。由於我們相當的白目,幾乎站到離起跑線最遠的地方,以致於前面幾百公尺根本就是在健行,完全邁不開腳步。後來,大家終於有點動作,好不容易可以開始前進。但是走路的人還真是不少,真的得要去練橄欖球跑衛的彎曲跑法,才有辦法順利的前進。

到折返點長春祠之前,幾乎都得用蛇行的跑法才能前進。但過了折返點,人數很明顯的減少,終於可以好好的邁開腳步前進,我就用均速一路跑回終點。跑到終點時,女子組的還在發名次的號碼排,可是男子組的早就發完了。從起跑到結束,我總共花了37分鐘,還維持著平常的水準,因為前面幾分鐘根本就在健行嘛!

好不容易大家都到終點了,也稍微休息了一下,大會的廣播表示第一名的馬拉松選手已經快回來了,於是本團就很盲目的向著終點移動。可是大會廣播也真是機車,好幾次都在宣稱第一名的選手已經快到了,群眾從一開始向選手的歡呼,轉往對播音員的抱怨,連我都很想拿罐子K她,手拿著相機都拿到酸了。這真是放羊的孩子真實版!

2008太魯閣峽谷馬拉松

最後終於學乖了,看電視台的攝影大哥開始動作,才開始準備舉起相機。這位肯亞選手的速度實在有夠快,按下快門時根本不確定有沒有拍到。不過因為他實在太黑了,在陽光下我也沒辦法從LCD上看出來。還好,真的有拍到他舉起雙手歡呼的一刻,感覺真好!

就這樣,我的2008太魯閣峽谷馬拉松結束了,乖乖坐著回程的交通車,回到飯店梳洗休息,準備返回繁華的台北。太魯閣的空氣真是好,風景也比河濱公園漂亮得多,回去練一練,看有沒有機會去參加21公里的半程馬拉松。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